妈妈网

妈妈网
go 回复: 243 | 浏览:585|倒序浏览 | 字体: tT

女惑:君遗我一珠,我赠君天下,看一个女人如何逐鹿天下! ... [复制链接]

Rank: 1

91UID
99491227  
精华
帖子
242 
财富
1215  
积分
246  
在线时间
0小时 
注册时间
2018-12-24 
最后登录
1970-1-1 


《女惑》作者:涉江(完结)

文案:

    故事背景发生在风起云涌的隋唐争霸时期。公元602年一个流淌着帝王血液的女娃降生,命运如此不堪,这个从来没有享受过帝王待遇就流落世俗的前朝公主,是如何在乱世和盛世中风云沉浮,又是如何遇见爱情,君遗我一珠,我赠君天下,霞满夕阳,看一个女人如何逐鹿天下......














楔子
    天空像极了琵琶女的弦,不断弹出紫色的光,夕阳弯着身子亲吻湖面。我依旧在湖边唱着那些江山美人的动人故事,却始终无法得到过湖面的宁静。
    我是谁?
    我是瑛姬。
    娘亲,孩儿很想你。但我不会回去了,即便是死。
    【】
    开皇二十年(公元600年),隋文帝废掉太子杨勇,十一月改立杨广为皇太子。仁寿二年八月(公元602年),独孤皇后逝世。同年九月,太子杨广诏告天下,前太子勇因通敌叛国一事被揭,畏罪自杀,家仆二十三人就地行刑,家眷六人押送回京。
    “夫人,您快走,快走往山里,过了这座山就会有人来接应夫人了,恕末将不再保护夫人了。”李副将用长剑撑着身体,血像山泉一样,从他石铁般硬挺的身躯上汩汩流淌出来。他的脸上、背上、手上、腿上全都是血,铠甲像一道道被破开的鱼肚朝外翻开。
    正值盛夏,山脚原野上长满了齐腰的野草,一阵大风吹过,草发出呼啦啦的声响,远处的号角厮杀声都听不见了,晴夫人怔怔的,泪水被无数次的风干,李副将把剑狠狠插进地里,艰难的直起身子,颤抖着,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黄帕包裹放在晴夫人手心。
    “王爷,末将无能。”血从李副将仰着头,嘴角流出黑色的血,散发着晴夫人从未闻过的腥味。风一阵阵吹过,他的身子抵在剑上,颤颤巍巍,却始终没有倒下去。
    啪的一声,一滴血滴在晴夫人的手心,黑红迅速蔓延了黄帕的一角。晴夫人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转身朝山的方向狂奔而去。远处厮杀声起,火光迅速蔓延,照亮了天际,血红笼罩着大地,也浸透着天空。
    腹部的疼痛,让晴夫人不堪重负,她的脚步越来越沉重,越来越沉重,渐渐地疼痛感已经不能刺激她的神经了,疲惫,除了疲惫感,什么也没有。突然间天旋地转。
    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”苦行僧闭着眼一路念念叨叨从山间出来。这是苦心僧这么久来第一次出山,他已经在山里呆了九九八十一天,却始终悟不透真佛所言。
    忽然被什么绊了一下,似乎是踢到什么东西,苦心僧缓慢的睁开眼,却吃了一惊,一只纤细的惨白的手。顺着那手的方向扒开野草,发现了浑身血迹的晴夫人,倒在血泊里,迎着夕阳仅剩的惨淡的光,那张精致的脸却是十足的阴森恐怖,苦心僧打了个寒颤。女人高高隆起的腹部,看样子是要临盆了。
    “施主,施主——”,苦行僧叹了一口气,“阿弥陀佛,施主,醒醒,你怎

Rank: 1

91UID
99491227  
精华
帖子
242 
财富
1215  
积分
246  
在线时间
0小时 
注册时间
2018-12-24 
最后登录
1970-1-1 
他看到了,一个满脸胡须,脸颊消瘦,眼神却干净的男人。那是自己么?是从什么时候起,我已经是如此模样,却连自己也不知道。
    很多年后,晴夫人又怎会知道,这是她为她的孩子做的唯一的一件事,也是最错的一件事。
    天空没有一颗星,远处的火光依旧恣意的蔓延,黑郁的森林明暗忽烁。

Rank: 1

91UID
99491227  
精华
帖子
242 
财富
1215  
积分
246  
在线时间
0小时 
注册时间
2018-12-24 
最后登录
1970-1-1 
第一章押送
    “快闪开,闪开。”一群骄横的军官模样的人大喝道,身后是一长串刑车,足以排满淮南这条最长最繁华的街道,灰褐色的木栏散发着颓然的气息,经久不用的囚车发出吱吱声,像是做出的某种反抗,瞬间潮水般的熙攘声淹没了这些声音,整条街就开始涌动起来,原本就熙攘繁华的街立刻堵死了。街道边,茶馆、酒馆的等各色商店二楼都挤满了脑袋。
    “快看呀,这就是淮南王的家眷,听说要压到京城去宣判。”一个三十来岁,穷酸书生模样的男人看着旁边一个挑夫模样的男人说道。
    “唉,可惜了这王妃。”挑夫叹息一声。囚车里的女人倒在车里,脸色煞白,惨白的囚服上隐隐的露出血色,格外的刺眼,应该受了不少苦吧,挑夫又叹息了一声。
    “哼~”书生模样的男人白了挑夫一眼,“这些个王公贵族的曾经是太子又能怎么样最后还不是……”
    就在这时第二辆囚车路过他们面前,里面是两个四五岁模样的小男孩,男孩眼神迷茫的看向人群,胖乎乎的小脑袋像是在寻找什么,又似乎什么也没有。
    前方开路的官兵不停发出让路的吼声,但很快又淹没在人声里,囚车行进的很缓慢,像是一个垂死的人弥留之际的恋恋不舍。
    接着一辆囚车路过,里面是三个豆蔻年纪的少女,她们似乎在叫喊着什么,但是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,挑夫抬头仔细看了看她们,心想大概是嗓子哑了,再加上街上太吵杂了。但是此时的挑夫真的很想知道她们在说什么,他觉得她们似乎再向他传达很重要的信息。
    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挑夫几乎是用自言自语的声音问了句。
    “诶?我说,他们这些王公贵族都没几个好东西,听说是通敌卖国的罪啊。”书生的模样的男人提高声调说了一句。
    “什么?”挑夫往男人那凑了凑,有些莫名。
    “你可别不信,”男人以为他在怀疑他所说的话,得意的又提高了声调,“这可是我当县太爷的大舅子说的,是张巡按亲口告诉他的。”人越来越多,声音变得微弱,他最后几乎是喊着说道,“这个废太子是个卖国贼呀。”
    “听说这个皇子是个卖国贼。”有人小声低嚷了一句。
    “原来这个皇子是个卖国贼。”有人愤愤得说了一句。
    “一看就知道是卖国贼丫,你看看这些人”
    “该死,卖国贼。”
    人潮继续涌动,挑夫被什么人顶了一下,腰间一阵刺痛,哎呀叫了一声。人群立刻沸腾了,似乎是这一声有足够的震撼力,划破了人们的恐惧,小声嘀咕的人们像壮了胆一

Rank: 1

91UID
99491227  
精华
帖子
242 
财富
1215  
积分
246  
在线时间
0小时 
注册时间
2018-12-24 
最后登录
1970-1-1 
样,越闹越厉害。不停地有人大叫大嚷。
    “他们是卖国贼。”
    ——他们是卖国贼——
    不知情看热闹的群众听到叫喊,也立刻来了精神齐声喊道“打死卖国贼,打死卖国贼”。
    不知道是谁,也不知道从哪儿,有人扔了一个鸡蛋刚好砸在囚车护栏上。人群动乱了,官兵被四处挤进来的群众分散。
    “快让开,谁不守纪,就动手了。”“快去找地方官员来支持。”喧闹的人声一浪高过一浪,淹没所有理智。
    挑夫被不断涌过来的人挤开,他抬头想理顺一下气息,忽然对上那男孩的看过来的眼神,他还听见那孩子叫了一声“娘”。
    挑夫愣了愣神,心不知道怎么就莫名的酸酸的,他甚至听到囚车里那几个少女喊着“我们是冤枉的,是冤枉的。”
    挑夫忽然感到害怕,他拼命的想挤出人群,他想着他的小摊位还没收,他要赶着回去砍柴,他想着他家媳妇,挑夫想很多东西,可是那脸那声音还是在脑袋里回响。
    终于他挤出人群,他回头望了一下,便迅速跑开了。他看到那孩子的额头有血流了下来,不知道谁又扔了一个小石头打在在护栏上弹开了。

Rank: 1

91UID
99491227  
精华
帖子
242 
财富
1215  
积分
246  
在线时间
0小时 
注册时间
2018-12-24 
最后登录
1970-1-1 
第二章有缘人(上)
    待到魏庚和千总头的人马过来疏散完人群已是酉时了,天色渐阴,押送的官兵不得不延缓押送时间,在就近的酒家住下。
    “夫人,你怎么过来了?”魏庚看着眼前大着肚子的女人诧异道。
    “我看你这么晚还不回家,以为这边出了什么事。”女人轻声说道,“我带了些点心。”继而又朝对面几桌的官兵说道,“我带了些自家做的点心,各位官爷不介意,权当下酒菜了吧。”
    一时,官兵们哄哄闹闹的分完了点心,还一个劲夸“魏知州好福气,娶了如此贤慧的夫人。”各个一副羡慕的眼光。
    “魏知州能得如此贤妻,真是羡煞旁人丫。”柳巡按拍拍魏庚的肩膀,笑着走开了。
    许氏得意的笑了笑,又朝门外望了一眼,接着说到,“相公,你也坐下来吃点吧。”
    “谢谢夫人,夫人,”魏庚笑说道,“玉娴没一起来么?”
    玉娴玉娴玉娴,就只想着她,许氏立刻黑了脸,仍旧笑着道,“玉娴,不是还有张婆照顾么,妹妹她该多休息,就没让她出门。”
    “哦,夫人说的是。”
    魏庚吃了口点心,一阵风吹过,打了个寒颤,“我去关门,夫人别感冒才是。”
    许氏一下从座椅上站起来,“不要。”
    “怎么了?”魏庚被许氏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。
    “我是说相公坐着吃,我去关,而且离临盆还些时日,不用担心的。”说罢,朝门口急走去。
    许氏朝门外瞅了瞅,然后把门关到刚好容下一个身子的时候,看到大院角落里的人影,摆出了一副嚣张的表情,“看你怎么跟我斗,小**。”小声嘀咕了一句,随即关上了门。
    “你望什么呢,外面有人么?”
    “诶?没有,没有。”许氏心虚的笑笑,又道,“不知道谁家来的狗,我看看。”
    魏庚疑惑的低下头继续吃着点心,点心散发出丝丝的香甜,整个旅店顿时热闹了起来。
    月亮缓缓的升上天空,还有几丝太阳光挂在地平线上,颓废的像没有力气落下去一般。天空露出诡秘的色彩。
    “娘~娘~”
    “凰儿乖,男子汉,不哭。”个子稍高一点的少女,轻声对前面哭泣的小男孩说着。
    男孩抬起抽泣的脸似乎是思考了一下,接着又哭了,“我要娘。”
    “吃吧!”
    “你是谁?,凰儿,不要吃。”少女喝道,上下打量不远处的女人,女人一身华服,即使是光线灰暗,依旧能看出她有一张清秀可人的脸,腹部微微鼓起。
    女人没有抬头,动作缓慢,依旧

Rank: 1

91UID
99491227  
精华
帖子
242 
财富
1215  
积分
246  
在线时间
0小时 
注册时间
2018-12-24 
最后登录
1970-1-1 
慢慢的掰开一块白糕递给小男孩,“饿了吧,快吃吧。”
    男孩顾不得姐姐说的话,一把抢过,大口大口吃起来。
    “凰儿,你忘了”少女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,“你忘了爹爹说的话么?”
    “你们都吃一点吧。”女人打开一块大手帕,露出乳白色糕点,递到三个少女所在的囚车。
    “滚开。”少女一把打下女人的手,白糕落了一地,“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我死也不会吃的。我告诉你,总有一天,皇爷爷是要接我们回去的。”
    “滚开——”
    滚开——
    顿时,整个大院充满了怒骂声。
    “外面是谁?”吱呀一声,门开了,一个武官模样的男人大喝一声,“给我围起来。”
    十几个人举着火把,顿时整个院子一片明晃晃的。“你是谁?”
    “玉娴?”魏庚是跟随着官兵后面出来的,旁边是许氏。
    “魏知州认识她?”押送官差的头目问道。
    魏庚点点头,“她是我二夫人。”
    “玉娴,你来这干什么呢?”魏庚小心的低声问道。
    “我、、、”玉娴望着许氏,低下了头。她不能说她是来跟夫君送糕点,然后被许氏抢了去,这样只会给他夫君抹黑。
    “既然是魏知州的夫人,那,那是误会了。”柳巡按朝那押送官兵头目说道,“依我看,不如把他们押到地窖去,怎么样?”
    那头目想了想,随即指挥官兵把囚车推向地窖。
    “可是他们,都还没吃任何东西”
    “妹妹,你这是干什么呢?他们可是朝廷钦犯。”
    “误会一场,那我们还是进去继续吧。我找了淮南最有名的舞班子。”
    许氏挽起魏庚的手臂就朝屋内走去,魏庚回头看了玉娴一眼,“你回去吧,没事不要乱走动,身子要紧。”然后无奈的转头进了屋子。
    天空一直灰蒙蒙的,空气里透着腐坏的味道,几套婴孩的小衣服小鞋子被放在檀木桌子上,桌子靠窗,却一直阴阴湿湿的,红色镶金线的绣花图案兀自闪着光。房子里安静的只有针穿过布料时的嘶嘶声。
    “二夫人。”门外传来急切地敲门声。这是整个魏府大宅的最北最西面的一个小院,几乎是快要被大宅遗忘的角落,平常除了魏庚基本上不会再有人过来。本来是有一个张婆来照顾她怀孕期间的饮食起居,但是玉娴已经半个月没有见着张婆的面了。玉娴很清楚,她不像大夫人家世显赫,她只是一个没落家族的后人,甚至没有陪嫁丫鬟,没有明媒正娶。她的地位甚至比不上一个小厨娘。但她安于一切,因为她明白她的丈夫爱

Rank: 1

91UID
99491227  
精华
帖子
242 
财富
1215  
积分
246  
在线时间
0小时 
注册时间
2018-12-24 
最后登录
1970-1-1 
她。
    咚,门外的敲门声刚又响了起来时,玉娴起身拉开房门。
    “张婆?”
    “二夫人,刚才老爷请风水先生做法事,说是家宅有晦气。”张婆把脸凑近了小声说道,“我听说七里外的木兰山是一座仙山,二夫人,我是看你心肠好才说的,一般人我都不告诉,”张婆神神秘秘的又压了压声音,“山上有一种草,听说能驱邪气治百病,要是夫人能采回来,老爷肯定会很感动。到时候夫人地位要多高有多高,哪会像现在这样住在这个满是潮湿气的偏院。”
    “在哪?麻烦张婆带路,我们现在就出发。”玉娴当然知道魏庚近些日子总爱咳嗽,什么药都不管用。玉娴只是一心想治好夫君的病,至于地位不地位,她也并不在意。
    “二夫人,路途凶险,我怕夫人身体……”
    “没事,我这肚子还得一两个月才会生,不碍事儿。”
    “那二夫人收拾收拾,我们现在就出发。”看着玉娴疾步收拾了去,张婆笑了笑。玉娴忽然打了个冷战,连忙披了件红风衣。

Rank: 1

91UID
99491227  
精华
帖子
242 
财富
1215  
积分
246  
在线时间
0小时 
注册时间
2018-12-24 
最后登录
1970-1-1 
第二章有缘人(下)
    太阳越来越大,玉娴早已汗流浃背,幸好有张婆搀扶着,山路也不太陡。眼看就要到达山顶了,玉娴赶紧加紧脚步。
    “二夫人,您要歇歇么?”
    “不了,快点找到草药,老爷的病也快点好。”玉娴回过头笑了笑,那是一种胜利在望的喜悦。“好娃娃,在坚持坚持,我们就要到了。”
    “二夫人,看,在那儿。金色花蕊的那种。”张婆叫了起来。
    “哪儿呢?”
    “在崖边上。”
    “快,张婆,拉着我一点。”玉娴把脸往悬崖下瞅了瞅,兴奋地都要叫起来了,现在已经是酉时了,如果再找不到就该太黑了。玉娴把手放在胸前祈祷了一下。
    张婆拉紧了玉娴的手腕,玉娴的大半个身子都已近悬在半空中了,腹中疼痛难忍,眼泪都要夺眶而出了。
    “还差一点,差一点了。”玉娴的手指已经挨到花茎了,由于腹中疼痛,腿一直在发抖。
    啊————
    “二夫人——”
    玉娴只感觉自己全身无力,腹中的疼痛依旧。听到张婆的叫喊,她累得闭上了眼。
    “干的不错。这是二十两白银。”
    “谢谢夫人,再有用得着奴婢的地方,您尽管吩咐……”
    “贞淑,若这位夫人有幸躲过此劫,希望你也能过上平凡的日子,也算不枉你母亲以死来保你平安。”了然大师望着天际阴沉的月光叹了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一切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晚上。
    屋里似乎有了什么动静,映着两排油灯,屋子里忽明忽暗,那张脸显得更加狰狞,了然怀里的孩子一下就大哭了起来。
    “我的孩子?”玉娴努力发出声音,“那草药呢?”
    “施主从山顶摔下来,伤势不轻,孩子没能保住。阿弥陀佛。”说着从腰间掏出一个荷包,“草药我已经包好了。”
    “孩子没了?”玉娴愣了良久,待她回过神来望着了然道,“谢谢大师救命之恩。玉娴什么也没有,大师的恩情玉娴只能来世再报了。”
    “佛言施恩莫忘报,贫僧自私,有一事相求。”
    “大师但言无妨,玉娴能做的一定做到。”
    “关于这个孩子”
    ………
    寺外鸟语花香,几棵古树簌簌掉落些许叶子,了然想,是自己该离去的时候了,自己终究修心太浅,无法脱离凡尘苦海。
    当年太子杨勇负责打击贪官污吏,太子听信奸人之言,让自己一家满门抄斩,自己虽侥幸逃脱,却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亲人,七年了,那些恨、怒以消耗殆尽,内疚之情却与日俱增,还是始终无法原

Rank: 1

91UID
99491227  
精华
帖子
242 
财富
1215  
积分
246  
在线时间
0小时 
注册时间
2018-12-24 
最后登录
1970-1-1 
谅仇人的孩子。
    了然背了简单的行李,继续了他的苦行之旅,祈祷这个孩子能平安,庙厅里传来玉娴的声音,隐隐约约回荡在山谷。
    “我魏李氏玉娴对着佛主立誓,终生养育这个孩子,不离不弃,今日所闻之事绝不会对任何人说起……”

Rank: 1

91UID
99491227  
精华
帖子
242 
财富
1215  
积分
246  
在线时间
0小时 
注册时间
2018-12-24 
最后登录
1970-1-1 
第三章有女初成
    时光荏苒,庭前花开花谢,转眼已过了八个春秋了,已经到了大业六年,当年的那个小婴孩也早长成小姑娘了。想着想着,玉娴不知不觉笑了。
    想到当年自己满身伤痕抱着一个女娃娃回家的场景,想到那时魏庚大喜过望的表情,想到那时魏庚在自己身边守了三天三夜
    “啊————”一声大叫划破了玉娴的思绪,“不给,不给,就不给。”
    “你什么东西啊,敢跟小少爷抢东西。”一个仆人模样的女子大喝道。
    “你又是什么东西啊,我说了不给就是不给,这是我的。”
    “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玉娴走到庭院看到冰儿正在和一个下人拉拉扯扯一个风筝。
    “是二夫人啊,你看看,冰儿小姐抢我们小少爷的东西。”女人特意强调了一下“少爷”两个字,满是讽刺的语气。玉娴知道,大家都不相信她从山上摔下去孩子会依旧安然无恙,暗地里都叫这孩子野种,所以都没有把她这个孩子放在眼里。
    “冰儿,把风筝还给铮儿。”玉娴厉声喝道。
    “娘亲,这是我的,”冰儿一脸委屈,“凭什么还给他。我不要。”
    玉娴一把夺过冰儿手里的风筝,小心翼翼的递到铮儿的手里。
    “都坏了,我不要了。”铮儿把纸风筝戳了一个洞,扔到冰儿脚下,然后笑嘻嘻的跑出院子,还不忘回头做鬼脸。
    冰儿默默的蹲下来,任眼泪打湿风筝,小心的把那个洞摸了又摸,“我最讨厌娘亲了,最讨厌你了。”说罢也跑出了院子。
    铜镜前,玉娴轻轻摸着自己脸上那一道划痕,从眼尾到鼻翼。伤疤已经没有了,颜色却始终无法与周围的皮肤一致。
    “娘,你在看什么呢?”冰儿嘻嘻闹闹的跑进屋来,抱着玉娴的腰身,“娘亲,最美了。嘻嘻!”
    “娘亲,还疼么?”冰儿用那双小手抚摸着玉娴脸上的伤痕,“娘亲,不疼,冰儿帮你吹口仙气。”
    “我儿受苦了。”说着说着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,玉娴慌忙撇过脸去。
    冰儿从袖口里掏出糖莲子悄悄放进玉娴嘴里,“娘亲,是不是很甜。”冰儿笑嘻嘻的也放了一个到自己嘴里。
    “冰儿最喜欢吃糖莲子了,以后我还要买很多很多给娘亲吃,那样娘亲就会很开心,也不用每天哭了”冰儿还没说完,玉娴紧紧的抱住冰儿,眼泪流的更凶猛了。
    为这个孩子流泪,也为自己流泪,如果没有能力给她最好的生活,那就给她最安全的环境,我一定要好好保护这个孩子。
    “哟~~~这娘俩儿还挺亲热的嘛!”
‹ 上一主题|下一主题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网址 申博 申博游戏 申博官网登录
申博游戏代理登入 申博在线138真人登入 申博注册赠送体验金 下载申博太阳娱乐登入
真钱百家乐 捕鱼游戏 太阳城亚洲 百家乐
申博会员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申博真人游戏 网上百家乐
菲律宾太阳城申博 盛618网址 太阳城娱乐登入 申博太阳城